博客新闻资讯网致力于打造"新,快,具活力"的新闻资讯门户网站

卫清润新闻博客资讯网

虽然大家坐在这里

发布:admin06-10分类: 娱乐

  央广网北京2月9日消息(记者钱成)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时光进入2019年的春节,辞旧迎新的时节总是让人充满追忆过往、展望未来的情绪,回顾过去的春节,我们吃的是什么、和谁在一起、谈论什么话题,连起来就是生活变化的轨迹。今年我们还将迎来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庆典。在这样的一个中国年里,在又一个春天到来之际,中国之声推出系列报道《九九春来》,从个人记忆的角度,讲述1949、1959、1969……一直到2009年的春节往事。透过每十年一个的时间坐标,相信你也可以看到国家和社会发展的路径。

  1999年,门户网站依旧延续着此前风风火火的势头,搜狐、新浪、网易,如日中天。那一年,互联网的使用激发了人们强烈的交流欲望,主打即时在线聊天功能的腾讯OICQ,也就是后来大家熟知的腾讯QQ正式上线年,中国的电子商务开始进入实质化的商业阶段,阿里巴巴、携程旅游网初露锋芒。在互联网世界风起云涌的1999年,您还记得我们的日常生活因此发生了哪些改变吗?其实,这些变化在那年春节已经悄然出现。

  1999年,农历春节还没结束,杭州西郊湖畔花园小区一套还没装修的民宅中,马云和他的伙伴们开始了新一轮创业,这一次他们要创立一个纯粹的为中小企业服务的电子商务网站——阿里巴巴。马云说:“我们所有的竞争对手不在中国,而在美国的硅谷,我们把阿里巴巴的定位就是把它作为国际站点,我们不要把它定位成国内站点。”

  1999年的春节,算得上是阿里巴巴的开端。当时马云团队的设想在几年以后变为现实,尤其是淘宝的出现,深刻地改变了人们的购物方式,甚至是生活方式。

  也正是在那一年,王峻涛创办了8848网站,开创了中国电子商务的先河,腾讯、携程等日后家喻户晓的互联网公司也都相继崛起。不过,当时人们感受到的变化不是源于电子商务,而是互联网即时通讯工具的兴起,人与人的沟通方式不再受空间距离的影响,可以实时实现。

  1999年,胡小娅还在陕西安康的一所小学读书,和往年相比,这一年的春节除了家人团聚、跟着父母走亲访友之外,胡小娅其实还想跟天涯海角的网友道声新年好。

  胡小娅说:“因为那个时候上网需要去机房或者网吧,而这些在春节期间可能都没有办法去,但心里会去想你的那些网友,他们现在过得怎么样,然后你就会在能上网的时候,比如在走亲访友结束之后,迅速地冲进网吧,看一下有没有人在线,跟他们聊几句,以这样的方式跟他们说新年好。”

  1998年,通过学校的计算机课,胡小娅已经学会了电脑的基本操作,回忆起早期使用电脑的感受,她概括为“仪式感”,“我们会按照老师的要求,比如开电脑的时候先开主机,再开显示屏,然后关电脑的时候先关显示屏,再关主机,甚至那个时候(老师)会教你在使用计算机的时候如何保持良好的卫生习惯。”

  在拨号上网的年代里,胡小娅在父亲单位的机房里接触到了网络世界,和很多早期的网友一样,沉浸在了各个聊天室之中,一次偶然的机会,胡小娅得知了一款用于即时在线聊天的软件。

  胡小娅说:“有一次在我爸爸他们的计算机机房里上网,那个时候通过聊天室跟别人聊天。我爸的一个同事走过来跟我说,你别用这个聊天室了,我给你介绍一个好玩的,然后他就给了我人生中第一个七位数的QQ号码。”

  胡小娅口中的QQ,在当时其实叫OICQ,后来改名为QQ,并一直延续至今。上世纪90年代,互联网的出现似乎激发了人们强烈的交流欲,突然有很多人心中好像憋满了不被理解的忧伤却又在现实中无人可说。

  胡小娅说:“第一次发现你可以通过一台电脑,接触到其他的一些人,而且他是活人,不再是一个单机的小游戏,而是通过互联网接触到的一个完全你不知道的人,他可能在很远的地方,坐在另外一台电脑背后。”

  互联网的出现给胡小娅这样的“90后”的生活带来了不小的变化,此前比较流行的和“笔友”通信的交友方式逐渐被取代。线上聊天、线下通电话甚至见面成了新的交友方式。

  胡小娅说:“通过打电话这样的一些方式去联系你,你就会发现原来一直跟我聊天的人是这样的一个人,那个时候互联网对于一个小城市,对于一个(年龄)很小的人来说,带来的震撼其实是很大的。”

  而这样的改变,“80后”的刘曜感受更为明显,那一年他17岁,在青海西宁市的一所高中读书,互联网的逐渐普及尤其是即时在线聊天软件的出现,改变了他和同学们的沟通方式。

  刘曜说:“那一年感觉这个东西还是比较潮流的,大家都在网上聊天,那时候主要是在聊天室,后来OICQ出现之后,大家都纷纷去注册QQ号,就在OICQ聊天。它的出现对我们的生活感觉变化还是比较大的,确实沟通方便了很多,那时候同学之间大家都加QQ。”

  那一年的春节,互联网世界已经在人们心中埋下了一颗小小的种子。资料显示,1999年11月,QQ,也就是当时的OICQ的注册用户突破100万。

  如今,智能手机早已经普及,社交软件也种类繁多,人们的交流沟通似乎更加及时和便捷,但是不少人却感觉年味逐渐淡了。

  胡小娅说:“因为现在对于很多人来说,其实就是有一种‘在场的缺席’。虽然大家坐在这里,都其乐融融的,但是其实很多时候每个人手里都会有一个手机,他虽然人坐在这里,但其实他已经缺席,会跟别的人聊天,或者在处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

  现在,足不出户,年货可以在网上轻松购买,即便远隔千里,也能通过社交软件拜年问候、发红包。不过,无论是刘曜还是胡小娅,似乎更怀念1999年的那个春节。

  胡小娅说:“那个时候年味很浓郁,一到春节的时候,所有的亲戚都回来了,有一种团圆的感觉。”

  刘曜说:“还是非常怀念1999年的,毕竟那年我只有17岁,现在已经36岁了。”

  如今,对电脑曾经充满仪式感的胡小娅已经在北京创办了自己的在线教育机构,辅导了一批又一批电脑另一端的学生考上研究生,互联网对她的影响也从小学一直延续到了就业。目前,首批“00后”也已经进入大学校园,很多人把“00后”称之为数字原住民,但其实即便是这样的“新兴人类”,似乎也很怀念过去的春节。

  作为正好在1999年末出生的“准00”后,大一学生陆潜坦言很想回到小时候的春节。她说:“当时过年就很有一种仪式感,小时候连做梦都会梦到回老家过年。当时所有人都没有手机,感觉大家的距离非常近。”

  1999年的春节,电影院里,上一年年底上映的贺岁电影《不见不散》依旧热度不减,戏剧性的大团圆结局在春节期间也显得十分应景。那一年的春节,没有抢红包,没有花样繁多的娱乐方式,一家人围在一起,看着春晚,回忆着过去,展望着来年。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